<ruby id="n9nrn"></ruby>
      <pre id="n9nrn"><b id="n9nrn"><thead id="n9nrn"></thead></b></pre>

              <pre id="n9nrn"><ruby id="n9nrn"><var id="n9nrn"></var></ruby></pre>

              <pre id="n9nrn"><del id="n9nrn"></del></pre>
                    <p id="n9nrn"><cite id="n9nrn"></cite></p>

                        关注微信
                        小程序

                        细分竞争成就薯类收获机市场新格局

                        作者:李勇 本站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3日 收藏

                          在国内众多收获机领域,薯类收获机称得上新兴产品,相信,大家比较熟悉的薯类收获机产品是马铃薯收获机,自2016年马铃薯被国家列为继水稻、小麦、玉米的四大主粮之后,马铃薯收获机产品成熟维度不断提升,实现了较快发展,成为了近年来国内为数不多的热点之一。

                          实际上,薯类收获机不仅仅指马铃薯收获机,而且还包括木薯收获机、红薯收获机等产品,这些产品之间既有相似之处,又各有差异。近年来,薯类收获机市场在不断进步中愈加显示出细分特征。

                          尚未放量,成长可期

                          就目前的市场体量而言,薯类收获机绝对是细分领域的小品类,按照补贴系统数据显示,薯类收获机年销售量尚未踏进万台门槛,而实际上,由于该品类小型化产品众多,进行市场自然销售的产品比重很高,所以销量统计口径采取补贴数据与市场监控相结合的方式才能够相对准确。

                          从近10年薯类收获机产品市场变化情况分析,马铃薯收获机占据着薯类收获机的绝对比重,且产业竞争格局基本形成,而木薯收获、红薯收获等机械产品近几年才进入国产化起步通道,尚处于基础发展阶段。纵观薯类收获机市场发展进程,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这个过程是跟随薯类作物产业化进步相匹配进行的。

                          第一个阶段,建国后到90年代初期,薯类收获机械国产化萌芽期。这个阶段,我国研发人员借鉴原西德、原苏联等国外机具的基础上,成功研制了升运链式马铃薯收获机,但是受配套动力不足等多方资源限制,没有得到有效推广,后来,国内制造以为手扶拖拉机配套的研发思路,成功研制了鼠笼式马铃薯收获机,但是,受当时配套动力不足的严重限制,产品使用效果并不理想。

                          第二个阶段,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2015年,薯类收获机国产化制造成熟期。该阶段,国产拖拉机产品逐步升级,有效解决了配套动力不足的问题,马铃薯收获机逐步进入产品定型期,先后有小型升运链式马铃薯收获机、振动式马铃薯收获机等产品进入市场,并不断向中型产品快速升级,逐步进入产品成熟阶段。

                          第三个阶段,2016年至今,薯类收获机械化全面升级发展阶段。2016年初,国家发布的《关于推进马铃薯产业开发的指导意见》指出,实现马铃薯由副食消费向主食消费转变、由原料产品向产业化系列制成品转变、由温饱消费向营养健康消费转变,作为我国小麦、玉米、水稻三大主粮的补充。接下来的几年里,国内马铃薯产业大步前进,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到了世界的1/4,成为马铃薯生产和消费第一大国。与之同步,国产马铃薯收获机械快速升级,小中型产品作业效率、整机性能和可靠性提升到新水平,产品大型化、智能化进程逐步加快,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同时,伴随着国内供给侧结构调整,薯类产业作为经济作物的品类,产业发展迅速,与之相配套的木薯收获机、红薯收获机、甜菜收获机等产品迅速进步。

                          具体到市场表现,薯类收获机产业进程中的关键节点具有很高的识别度,特别是2016年,国家马铃薯主粮化战略正式实施,当年,薯类收获机年度销量实现了接近40%的增长,接下来的2017年,市场销量更是实现了翻倍增长,达到了有史以来的年度销量顶峰,接近1.5万台。出乎意料之外,2017下半年到2018年,国内马铃薯价格走低,遭遇“冰霜之年”,上市高峰期马铃薯销售价格不尽人意,终端市场采购积极性低,市场价格达到当时5年来最低水平,马铃薯种植户利润微薄,有些甚至出现亏损,用户种植积极性受挫,马铃薯收获机投资热情骤减,市场刚性需求下降,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薯类收获机整体市场销量大幅下滑,2020年,市场逐渐爬出低谷,市场销量实现同比两位数增长,年度销量近1万台。

                          今年以来,薯类收获机市场表现依然可圈可点,中小型产品市场需求稳定的同时,大型化趋势明显,全年或趋稳向上运行,年度销量或超过1.2万台,预计,马铃薯收获机仍占据绝对销量比重,国产木薯、红薯等收获机仍以产品与市场培育为主。

                          利好叠加,市场细分

                          伴随着现代农业结构调整优化,经济作物迎来了崭新的机遇期,例如,棉花、甜菜、油菜、甘蔗等等,当然马铃薯、木薯等薯类作物也不例外,近年来种植面积不断增加,对机械化需求也更加强烈。

                          立足当下,放眼前方,薯类收获机械市场面临的利好因素不少,一是,国家补贴政策支持倾斜;二是,薯类产品尤其是马铃薯产品价格攀升;三是,种植标准化推广和规?;种?,大幅改善了机械收获条件;四是,经过多年的技术工艺积累,国内产品成熟度增加;五是,连续两年增幅趋缓,形成市场“洼地”,但用户需求内生驱动力依然强劲,市场反弹可期。

                          就产业格局构成而言,国内薯类收获机制造企业近70家,从规模体量角度来分析,中小企业占据绝对比重,其中,马铃薯收获机制造体系相对较为完善,木薯收获机、红薯收获机等产品尚处于技术积累与难点突破阶段。国内制造体系中,中机美诺、山东五征、青岛洪珠、山东天成、河南坤达等属于排名靠前的知名企业,均形成了自身专属优势。与此同时,世界顶尖品牌德国GRIMME公司、美国Double-L等公司相继进入我国,影响力日增,国外高端联合收获机产品自动化程度高,可以收获马铃薯、胡萝卜以及甜菜等块茎作物,利用空间大,作业效率高,牢牢占据了高端市场领域,但是其整机及配件价格昂贵,难以被大众用户所接受。

                          薯类收获机械发展进程快慢与区域薯类作物种植面积、产业进步程度有着直接关联,通过2020年的市场销量监控数据统计情况来看,云南、山东、甘肃、宁夏、内蒙古等省份占据了市场销量的前几位,并占据了整体市场销量的绝对比重,销量领先的同时,呈现出产品升级加快、大型化趋势明显、市场细分的特征。

                          第一、产品升级。主要聚焦在作业适用性、可靠性、功能复合性、性能先进性等环节的进步与提升上,尤其是国产品牌,近年来产品成熟度大幅提升。

                          第二、大型化。伴随着土地流转进程加快,集约化、规?;种泊碜畔执┮档姆⒄狗较?,这就需要大型化、高端化机械产品助力,实现更大的作业效率或产量,这也代表着农机产业发展方向。

                          第三、市场细分特征明显。一方面,以西北、新疆、东北以及中原等土地连片的区域大型化产品需求大增,与此同时,丘陵、山区等区域以及个体用户对小型化产品需求不减;另一方面,马铃薯收获、木薯收获、红薯收获等不同作物的机械类型与结构形式向着复合型与专用型两个方向发展;不仅如此,各区域在不同区域采取差异化的营销策略,培养专属用户群体、专属品牌区域,市场细分程度日深。

                          在国内市场对薯类收获机产品需求进入上升通道的同时,出口业务亦是风生水起,尤其是国产小型薯类收获机,出口到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形成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

                          整体而言,薯类收获机械市场正处于良好的上升期,未来几年,前景向好,大型化产品需求攀升与小型个性化产品销量增加同步进行,所有企业必须在技术研发上下功夫,提高产品品质,赢得用户认可,实现不断进步。

                          创新不止,发力高端

                          当今,我国农机行业正在进入创新发展的中高级阶段,伴随着拖拉机、农用车、插秧机等传统产品市场进入成熟期,存量竞争形势严峻,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促使下,畜牧机械、经济作物机械、饲养机械等新兴小众农机品类市场正在进入快速上升期,创新,令产业格局日新月异。

                          薯类收获机械也不例外,若想最大程度地满足用户需求,在全球化竞技舞台上扬名立万,技术突破与产品创新是唯一途径,我们必须把关注目光与发力点聚焦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全面提升产品品质与作业性能。

                          品质过硬是所有产品最基本的基础指标,而可靠性不足却是国内农机产品的一个通病,比如,半喂入收割机,国内市场一直被日本品牌所垄断,而实际上,国产半喂入产品作业性能并不比日本品牌差多少,主要的致命点是可靠性不足,故障率太高,无法保证正常作业的连续进行。薯类收获机要实现进步,必须消除可靠性不足的弊病,以马铃薯收获为例,受南北方温度差异影响,国内马铃薯平均生长期较短,特别是内蒙古及黑龙江等北方主产区,收获季节极易出现霜冻,必须在较短作业时间内连续作业快速完成收获,如果收获期间因机器故障而停收,将会造成巨大损失,从这个意义上讲,可靠性是一个硬指标。因此,不管是规模企业还是小微企业,都必须把主要精力聚焦在产品上,从工业设计、技术工艺、原材料选用、部件采购、加工把关、过程控制、实验改进、持续升级等全过程进行精细管理,要做长期主义打算,切不可投机倒把,指望着“挣快钱”。同时,要全面结合各地不同的农艺,在引导标准化种植的基础上,推出适用性更强的产品,全面满足用户的差异化作业需求。

                          第二,找准产业区隔,巩固自身优势的基础上,向高端大型化产品发力。

                          我国农机企业众多,农机品牌众多,没有任何一个品类市场就是绝对意义上的“蓝海”市场,竞争无处不在,所以,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找准定位,建立产业优势区隔至关重要。大家都清楚,国内农机产业一直存在中低端过剩、高端不足的短板,“跟风”“扎堆”是农机企业经营中存在已久的弊病,能够跳出这个怪圈的企业,就能抢得市场先机。从品类划分上讲,薯类收获机械不仅有马铃薯、木薯等品类之分,而且有大型化、小型化产品之分,相关企业要结合自身实力找准定位,在稳固自身核心竞争地位的同时,向着高端领域发力。评估当前国内薯类收获机制造水平,我们不难发现,国内高端大型薯类收获机产品仍处于初级阶段,与全球顶尖品牌差距不小,诸如马铃薯收获机产品领域,国外已经将液压技术、振动分析、电子技术、传感器技术等应用于作业机械中,采用振动、液压技术进行挖掘;采用传感技术控制土壤喂人量、马铃薯传运量以及分级装载;采用气压、气流、光电技术进行碎土和分离及利用微机进行监控操作等,大大地降低了劳动者的工作强度。比如,全球领先水平的德国格力莫GRIMME)公司,推出的4行、360kW的TEC- TRON415全功能收获机,装备10T料箱,设有侧提升臂,可以实现不间断作业,其设计调头半径仅为1.1m,同时应用了CCI200具有支配性意义的兼容性农机终端操作系统,令操控更加简便、智能。更值得关注的是,国外诸多产品采用换装不同的清选分离装置、摘果装置,可实现花生、大蒜、洋葱等多种根茎类作物的联合收获,实现多功能作业延伸。不仅如此,全球领先品牌推广的联合作业机型,可以集挖掘、去土、去秧、分级、装袋、装车等功能于一体,一次性完成全过程作业流程,自动化程度很高,这种发展趋势值得国内农机制造企业高度关注和深入研究,对标国际顶尖水平,国内制造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

                          与其他农机品类一样,薯类收获机是现代农业发展进程中必不可少的农机产品之一,伴随着国内农业种植结构由二元结构向三元结构“粮食作物+经济作物+饲料作物”转变的速度加快,相信,薯类收获机将持续迎来愈加旺盛的市场需求。能否全面满足国内用户需求,进而在全球化的竞争中抢得制高点,需要全体农机人的不懈努力与创新,大家拭目以待吧!

                        分享到:
                        新闻来源地址: http://www.hlt2000.com/
                        •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a片,妈妈的朋友6,毛片视频免费人成观看,爆乳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国语对白国产乱子伦视频大全